第106章 你顾叔心里紧着小西
作者: 酒当家更新时间:2019-10-10 03:30:43章节字数:6148
    当顾怀琛靠近,那股气势也逼过来,梁西没往旁边挪步,视线里,是男人拿着扑克的右手及那截腕骨。无弹窗广告的小说网站-魔 云 说 wWw.moyunshuo.com

    黎董缅怀的声音传来:“上次看顾董坐庄,已经是七年前,还是因着徐董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权当重操旧业。”顾怀琛拉过椅子坐下,左手捏着整副扑克,另一只手扯开了封口处的撕拉带,“一把五千万的赌注,放眼全世界,也是绝无仅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顾董亲自坐庄,这把我赢率就低了。”

    顾怀琛笑笑,也接下这番半真半假的感慨:“几年没碰,手法难免生疏,黎董这话,有些言之过早。”

    “过早不过早的,还不在顾董一念间。”黎董吐出一口雪茄烟雾:“谁都知道,顾董进宏世的头两年,被徐董调来澳门,负责打理的,就是太阳花的事务,这要论坐庄,在场的,恐怕没人比得过顾董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却未起身离场。

    凌文麒微微眯眼,视线从梁西身上掠过去,跟着笑:“小西啊,顾董帮你坐这个庄,回头赢了,你可得好好陪顾董玩三天。”

    凌泽析插科打诨起来:“我叔跟我们一家人,又是日进斗金的那种,哪用得着梁西帮他去赢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守赌桌上的规矩。”凌文麒面上带笑,纠正儿子的说辞:“你顾叔都说了,赌桌上无父子,这把你顾叔若赢了黎董,今晚小西不陪在他身边,可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不等凌泽析反对,凌文麒又似是而非的说了一句:“你顾叔心里紧着小西,都不舍得她坐庄,难道还会欺负了她去?”

    凌泽析突然就接不上话。

    这一把,是他要赌的。

    关于结果,他自知无权置喙。

    然后,他看到他叔一笑,也驳了他爸:“这种挤兑人的话,当不得真。”

    凌泽析原本漂浮的心绪得到安抚,不由得拜托:“叔,我那块地还有小西的去留,可都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就像他爸说的,比起黎董,他叔总不至于欺负他对象。

    大不了——

    让他叔先带梁西走。

    过会儿,他再去把梁西领回来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见他叔把那支烟叼在嘴里、双手只顾着理纸牌,凌泽析从旁边桌上拿过一把打火机,塞到梁西手里。

    梁西看了凌泽析一眼。

    凌泽析以为她没领会自己的暗示,只好出声:“你帮我叔把烟点了。”

    顾怀琛含着烟,并未着急去抽,手上的扑克才理好,一条纤白的手臂伸来,伴随着‘啪嗒’一声响,一簇火苗窜起在跟前。

    梁西站在椅子旁,如同寿宴上那次,往前递着打火机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,是她没再弯下腰。

    也没再唤上一声表叔。

    顾怀琛抬起眼看她,随即,便稍稍偏头,就着她的手点了烟。

    火光映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廓,高高的鼻梁,深邃的眉眼,距离梁西握打火机的手,是极近的。

    确定烟点着以后,梁西就收了手。

    桌上,黎董又开口:“这一局,我再加个条件,如果我赢了,不仅人归我,黎氏和宏世在挪威的合作项目,宏世再让黎氏两个点。”

    挪威的项目,高达20亿美金。

    两个点也有几亿RMB。

    谈判桌上,两家公司没谈拢的问题,这会儿,作为筹码被提到赌桌上,多少显得儿戏。

    顾怀琛微微一笑,持烟的手取了五块筹码,扔去桌子中央:“两个点传出去,难免被人说我小气,既然要加,那就加五个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数,可不敢再让顾董坐庄。”黎董看向一旁的凌文麒,“这局只有我和顾董,凌总替我们发个牌?”

    凌文麒从善如流,“黎董开口,却之不恭。”

    顾怀琛依然坐在庄位上,手旁的扑克已被荷官拿给凌文麒。

    发牌前,凌文麒重新洗了牌。

    开局每人两张,倒是没谁开始就爆牌。

    梁西不由得盯向凌文麒那双手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不容易出老千,却不是绝对做不到,在她心里,早已把凌文麒与黎董划为一派。

    黎董要了第三张牌,统共二十点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笑容愈发真切:“这一把,我的赢面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顾怀琛的点数,是十八。

    黎董又拿出两块五百万筹码:“在五千万上面,我再加一千万。”说着,他把视线投向了顾怀琛:“今晚上,顾董的手气,看来是不如我。”

    顾怀琛没接这话,只推倒桌前所有筹码,尔后才说道:“既然是一把定输赢,这些筹码,就没必要再藏着。”

    小宴会厅的水晶灯光,亮得晃人眼。

    梁西看着桌上错乱的筹码,面值大小不等,少说也有六七千万,除非是有百分百的把握,要不然,很少见这般激进的赌法。

    随后,梁西便敛下眉睫。

    从私心上来讲,她自然希望黎董输。

    说借她三天去玩牌,谁能保证不发生别的事?

    在她被充当赌资输给黎董的那刻起,也就意味着丧失‘人权’,凌泽析只往好的地方去想,却没考虑最坏的结果。

    没有谁会喜欢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作为筹码送出去。

    哪怕赢下她的那个人,或许是顾怀琛。

    梁西的思绪百转千回之际,凌文麒也把第四张牌发给顾怀琛,牌面翻开前,黎董的眼睛,一错不错的望过去,顾怀琛却没即刻翻牌,先掐灭那半根纸烟,然后,迎上黎董的目光,面容上,神情愈发地和煦:“合同不着急,至于人,我得先带走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一张红心3被翻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黎董面色不好。

    梁西手腕被轻轻一握。

    凌泽析的告知,在她耳畔响起:“我叔赢了。”

    梁西抬眸,顾怀琛的桌前,赫然是21点,压住了黎董的20点,这一局,是顾怀琛赢了。

    桌上的筹码,统统被划到顾怀琛一侧。

    然而,顾怀琛没去整理。

    他拖开椅子站起来,拿周延递来的湿巾擦了手:“今晚上我还有点事,就不再作陪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准备相送。

    顾怀琛止住他们起身的动作,转身离开长桌,注意到凌泽析身边的女孩,他投去视线,沉敛又不失温暖:“是跟我一起,还是等会儿自己过来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望向梁西。

    梁西没去回应那些目光,只接下话茬:“随便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吧。”顾怀琛替她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梁西没反驳。

    在顾怀琛走向门口的时候,凌泽析悄悄拉住梁西,小声交代:“你先跟着我叔,晚点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梁西从宴会厅里出来,只有周延在门外。

    至于顾怀琛,已经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梁西直觉周延是在等自己。

    周延的话,也让她的猜测得到证实:“梁小姐,顾董让你出来后,直接去他房间。”

    梁西把手放在小腹处:“我肚子有点难受,先回趟自己房间,您把顾董的房间号告诉我,过会儿,我自己过去。”

    女生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。

    周延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顾怀琛回到房间,刚把西装马甲丢在沙发上,虚掩的房门被推开,进来的,却只有周延一人。

    “梁小姐肚子不舒服,可能要晚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,顾怀琛却没相信。

    ——晚点过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不会再过来。

    他拿起茶几上的烟盒与打火机,重新看向周延:“她回房间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周延点头。

    顾怀琛拿着烟,径直往外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门铃响的时候,梁西正在角柜前喝水。

    心中的预感,让她捏紧玻璃杯。

    当门铃再次响起,梁西走去了门后,或许是因为猜到是谁,她没去望猫眼,抬手握上门把,转动半圈。

    门开,她就看到了顾怀琛。

    先发制人一般,梁西主动道:“我正想去您那里,您怎么就来了?”

    顾怀琛看着她那张谎话信手拈来的小嘴,却没当场揭穿,越过她进屋,在靠窗的沙发椅坐下:“周延说你肚子不舒服,我过来,省得你再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番体贴周到的话,梁西听了生不出一丝感动。

    关门的时候,感觉有目光投在自己背上。

    梁西不得不转身,坦然地回视,顾怀琛又看她几秒,点了支烟,把打火机扔矮几上的时候,也开了腔:“今晚上,是泽析带你去赌的?”本章节内容结束 [无弹窗广告的小说网站-魔云说 www.moyunshuo.com]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{?if $jieqi_userid == 0?}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

{?/if?} {?if $jieqi_userid == 0?} {?/if?}